Avatar
官方艺术家
李连杰
演员, 製片人, 武术,摔跤或拳击
8,319,137 查看| 748  更新

最新照片 更多

最近更新

March 8, 2007 | 2007年3月8日

刺马这场戏终于拍完了,以马新贻的死为结局。

大自然真的很难控制。想不到的是,《刺马》全片的最后一场戏,7、8天都是在雨中。而且赶上全中国一起降温,上海很难见到3月份还是零度气温,完全出乎大家的预料,但是谁也控制不了。

终于拍完了。

虽然很多事情不可预料,但是每天都要面对,既然摆在面前就要一天一天克服。当事情过去的时候你又忘记了。

每次拍电影都是如此,一部电影都像一个短的生命,你去思考整个的角色,从头到尾,进入漫长的四个月,拍完了你回头一看,那四个月其实只是一转眼,一瞬间。每一次都在重复,这就是这份工作,很好玩吧。


We finished filming the ending scene of the movie, which is the assassination of Ma XinYi.

It’s pretty much impossible to control Mother Nature. It's hard to believe that our entire ending scene is filmed entirely in the...Read more

10 年多 前 0 赞s  3 评论s  0 shares

March 2, 2007 | 2007年3月2日

《刺马》在北京的外景终于全部拍完了,也度过了寒冷的冬天。告别北京的风沙,以为到了上海一切都会好了,哪知道又遇到下雨天,我的一场戏在雨里拍了八天,比寒冷更痛苦!

拍《黄飞鸿》第一集的时候,有很难忘的经历,一场雨里的打戏拍了两个月。在雨里拍戏衣服因为湿变得非常沉重,天气又冷,雨水到了眼睛里什么都看不清楚,比正常的拍摄起码要多花费一倍的时间。

前几天在北京的时候我还笑刘德华,他自己拍了三天雨里的戏。他一个人在雨里很痛苦,被杀的戏拍了三天。我说:哈哈,你看我们多好,我们没有雨。今天他比我还开心,“哈哈,我才三天你拍八天。”让他报了仇了。

拍电影就是这样,无常,经常改变。改变也要做好,谁让电影是工作,我喜欢的工作。


We have finally finished the Beijing portion of "Ci Ma" and have successfully weathered the harsh winter. I expected Shanghai to be much better but who could have guessed that it’s ra...Read more

10 年多 前 0 赞s  暂无评论  0 shares

February 19, 2007 | 2007年2月19日

一转眼《刺马》北京部分的戏就快拍完了,要开始转景了。

记得几个月前,在美国有个记者问我一个问题,我从来没有认真想过,当他问我的时候我也愣住了。

这个问题是说:近七八年中国所谓大制作的电影,为什么里面的主演都要死,每一个故事似乎都是悲剧。想想还真是,从《卧虎藏龙》,周润发死了,章子怡死了。到后来的《英雄》,全都死光了,除了皇帝。再后来的《十面埋伏》、《夜宴》、《无极》,再加上《黄金甲》,也又死一大片。如今的《刺马》也是,一个不能不少全都死掉。

这个外国记者就问我,是不是中国能称得上大片的就是主角全都得死光?挺好玩的问题。再说下去就说这是不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是不是只有悲剧才能卖钱,大家喜欢看悲剧?大片喜剧比较少。

谁能回答这个问题啊?我也得琢磨。拍了27年电影,以前都是好汉,不死。这几年部部死,对了还有《霍元甲》,也死了。从2000年《卧虎藏龙》到现在都 2007年了,怎么所有电影里主角都要死呢?是不是因为不死就不够感动?不够英雄呢?不知道!谁能给我一个答案?希望大家给我点意见,看看今后怎么办?


In the blink of an eye we have fi...Read more

10 年多 前 0 赞s  3 评论s  0 shares

Happy New Year! | 新年了!

新年了!首先通过博客我想向全球的朋友说新年快乐,万事如意!祝福大家有一个美好的新的一年!

在我个人的理念里,我们生活在一片土地上,生活在地球上,就是一家人,就算是给家人拜年吧。

回想2006年,拍了一部好莱坞的电影,拍了半部《刺马》,其实最开心的还是壹基金计划开始行动。展望新的一年,《刺马》还有一个多月就拍完了,接下来如果没有大的变化,应当有 J&J 的电影开始拍摄。除了电影,我把更多的精力和心力放在壹基金,希望在四月的时候,可以向大家报告,几个月来的准备筹备。我一直坚信,就算是百亿、千亿富翁,捐出所有的钱也没法改变所有的贫困。所以我们要自己帮自己,每人参与一点点,一点点火,别人加点柴,再加点火,再加点柴,就会烧出一个爱的火。这就是壹基金的概念,我们是一家人,自己帮自己。在我们欢欢喜喜过年的时候,其实还有很多朋友在等待者或者需要我们未来的帮助。

再一次祝福大家,万事如意,恭喜发财。


Happy New Year! I want to wish everyone here a very Happy New Year. I Wish you all the success in ea...Read more

10 年多 前 0 赞s  暂无评论  0 shares

The China Charity Award | 中华慈善奖

博客确实很有意思,可以把你自己的感受全面解剖出来和大家分享。有时候作访问,你讲了100句话,可能别人只发表20句,并不能完全清楚的表达当时访问时的感受。

今天我在这里想更清楚的讲解一下对于中华慈善奖的感受。

第一,我非常感谢红十字会的朋友和所有提名我的朋友,其实我只是做了一点点事情,只是跟太太拿出了钱和《霍元甲》剧组一起捐了100万给中国红十字会心灵阳光工程。

关于这个奖,其实在一些发达国家并没有这样的奖。但是国内的慈善事业刚刚起步,还是很有必要设立这样的奖,来鼓励那些先带头做慈善事业的人、团体或者项目。我也希望将来有一天更多的人能参与到慈善事业中来。

第二,在慈善方面,很多个人和团体比我做的更好。我也希望能有这样的可以学习的榜样一直在我前面,让我能一直去学习如何做慈善,帮助更多的人。

壹基金计划的概念是说每一个人每个月最低一块钱,我们是一家人。虽然这是我提出来的概念,但是得到了很多人的参与和支持,没有大家的帮助,壹基金也就不会这么快这么顺利的得以建立。我如果在这个时候个人去拿奖,很容易让人误解成大家出力我去拿功劳。所以我希望评委、民政部、红十字会的领导能够理解,对于这...Read more

10 年多 前 0 赞s  1 评论  0 shares

February 16, 2007 | 2007年2月16日

匆匆忙忙在香港工作了两天,为壹基金在开会,每天晚上开会,希望得到更多朋友的帮忙。香港的天气非常暖和也很湿润。然后马上又回到了北京郊区,在寒冷的冬天拍戏。

戏里有一个镜头,是个幻觉,我要躺在棺材里。香港剧组拍戏有个规矩,因为在工作中要装死,剧组就会包个红包给演员,装死的红包是100块,躺在棺材里就再给个小的红包5块。一共105块,虽然不多但也可以捐出去,捐给壹基金计划。

我一直的理念就是说,不在于多和少,在于一颗心。全世界可能有几十万个基金关注各种不同问题。我关注和发起的就是希望大家一起来做,积少成多。因为我相信只有靠自己,自己帮自己,积少成多,我们就可以战胜很多的困难。自己帮自己更实在过求神保佑。


I spent the last two days in Hong Kong in meetings for the One foundation. I was even busy at night! I hope that the trip resulted in more friends joining the cause. The weather in Hong Kong was rathe...Read more

10 年多 前 0 赞s  暂无评论  0 shares

One Foundation Logo | 壹基金的商标

真的很感谢我的好朋友Peter Arnell,他是一位美国顶级的设计师,曾经设计过很多出色的品牌商标。他也非常有爱心,记得两年前我在纽约跟他聊起壹基金,希望他帮壹基金设计一个商标。没过多久,他拿出了50多种设计给我,原来他动用了公司200多设计人员一起来设计,让我真的很感动。

但是要从这50多种设计中选出一个来真是很困难,每一个都不错,挑得我眼花缭乱,也征求了很多朋友的意见,最后我还是把这个决定权交给了我的女儿,当时只有5岁的她最后帮我选定了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个商标。

再后来就是注册商标,在申请专利的过程中我也学了不少东西,原来注册一个商标要经过很多道手续,花费几十万,才能合法的拥有这个版权。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把这个商标拿出来用了,这是一个慈善的、爱心的商标,也是受到国家法律保护的商标,郑重声明严禁盗用、盗版!

这个商标是很多人的心血,很可...Read more

10 年多 前 0 赞s  5 评论s  0 shares

Challenge Completed | 过了一关

一场感情戏终于拍完了,真不容易。

一连拍了三天,每天晚上都很冷,我穿着起码有二三十斤重的盔甲,在坑道里追我们的女主角,一追追了三天。原来追女孩并不容易。

我永远觉得拍感情戏要比动作戏困难得多,对于我来讲。还记得92年拍《东方不败》,有一场戏是讲,我错把余安安演的角色当做林青霞的角色,发生了一场误会,有一场床上的戏。我记得当时徐克导演头都大了,努力得拍,这么拍,那么拍...拍了很久,把他累得满头大汗,最后他跟我说:“怎么给我的感觉拍出来好像你被人强奸似的。”

如今十五六年过去了,希望能有所进步,所以经过这三天,终于拍完了的时候我走到导演跟前,看他是否会说出同样的话。好在导演还满意,真不容易,又过了一关!


It wasn’t easy, but I finished filming the love sequence. We filmed this scene for three days straight in the freezing evening weather. The general’s armor I wore in this scene weighs at least 3...Read more

10 年多 前 0 赞s  3 评论s  0 shares

My Love Scene | 我最“拿手”的感情戏

《刺马》中的一场战争足足拍了三个礼拜,每天硝烟滚滚,尘土飞扬,不停的“杀人放火”,现场的工作又冷又漫长。三个礼拜终于拍完了,今天要拍我最拿手的强项——跟女主角的感情戏,当然是开玩笑,这是我最弱的一点。27年拍电影到现在,我可以很潇洒自如的去演绎和打斗,但感情戏始终是最薄弱的。我觉得演员不能太理性,但恰恰我又是非常理性的人,根本不知如何在他人面前,剧组面前表现自己的情感,特别是男女之情。真正好的演员可能是弹性的、忘我的,我肯定不是那最好的演员。

当我看到剧本上面写着:两人终于按捺不住,激情的拥抱、热吻、抚摸、脱衣服...太刺激了,我开始出冷汗了,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和导演反复讨论该怎么去开始,似乎还是很不自在。这一难关今天晚上不知道应该怎么度过,希望能够做好吧,希望能满足导演的要求。将来看了电影你们来评价吧。


One battle scene in “Ci Ma” took 3 full weeks to shoot. Everyday the set was filled with thick smoke and flying dirt. To top it off, every scene contained mu...Read more

10 年多 前 0 赞s  7 评论s  0 shares

January 27, 2007 | 2007年1月27日

接到好朋友的电话,他说《霍元甲》拿了最佳男演员奖。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我了解自己是个很理性的人,我拍了27年电影,拍的大部分都是商业片,从来没想过去拿奖。

小时候不一样,小时候参加武术比赛最大的目标就是拿冠军,连续拿了5年冠军,然后就去拍电影。拍电影就从来没想过拿奖,只想着把电影拍好,票房要好。

但是《霍元甲》我是非常用心去拍的,因为我想通过这个电影把自己一生对武术的了解,对武术的感受,通过霍元甲这位武术界的前辈,通过他的故事讲述所有我对武术的认识。也希望是一个总结,因为好像一生都背着一个包袱:“通过电影宣传武术。”。希望通过《霍元甲》总结了以后,不再有任何的包袱,都放下了。

很感谢香港影评人协会这么多专家,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我是用心去拍的,并没有想过要表演好什么,我只是用心去拍,每一句对白,每一个故事,每一个片段,我都很用心,用心去写,用心去讲述自己坚信的对武术的认知。

其实拿这个奖我并没有太多的开心或不开心,但是我很感激,香港这么多朋友,特别是影评界的朋友,给我这个奖,他们看懂了我要讲的话,看懂了我要讲的故事。我的电影知识,最少80%都是从香港学的,香港那么多的前辈、导演、动作导演,都...Read more

10 年多 前 0 赞s  4 评论s  0 shares

关于

阅读全文

语言
English,Mandarin
位置(城市,国家)以英文标示
Shanghai, China
性别
Male
加入的时间
March 24, 2007

李连杰的社交媒体